今天是2019年7月7日 星期日,歡迎光臨本站 

經典案例

蕪湖律師實例解讀職場維權保障權益

文字:[大][中][小] 手機頁面二維碼 2016-9-3     瀏覽次數:    

鏡頭一:
  小靜大學畢業,經過一段時間的尋找,來到廣東的一家企業,工資待遇相當不錯,但老板要求必須經過一定的試用期的考察之后,才能簽署“三方協議”和勞動 合同,而且必須交納2000元作為試用期的押金。小靜欣然接受了這份貌似高薪的工作,而且起早貪黑,加班不斷,傾盡了自己的熱情.可誰知試用期沒完沒了, 老板只字不提“轉正”的事。小靜終于忍耐不住,跑去問老板,老板只是口頭答應馬上辦理“轉正”手續。又1個月過去了,老板好像忘了這事,小靜再次提醒的時候,老板卻以“心態不穩”為由,聲稱小靜沒有通過試用期的考核而辭退了她,并拒不退還押金。因為沒有合同在先,小靜只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在白白付出勞動的同時,還錯過了尋找其他工作的機會。
  鏡頭二:
  2009年2月,3名應屆畢業生與一家大公司簽訂了畢業生就業協議。協議約定了月收人為3500元,但是沒有約定違約的責任和賠償。按慣例,畢業生應 當在當年的7月到簽訂就業協議的單位報到,成為這個單位的正式職工。但是在6月底,那家公司電話通知他們,由于原來準備上一個新項目現在決定不上了,所以要撤銷就業協議,叫他們不要去報到了。他們幾次找這家公司協商,但都遭拒絕。

后來經過勞動仲裁,單位終于支付了違約金,但是他們錯過了擇業的良機,后來再次求職時,也沒能找到滿意的單位,薪水也減少了許多。

鏡頭三:
  大學畢業前夕,曾某和A公司、學校三方簽訂了《全國普通高等學校畢業生就業協議書》,對工作條件和勞動保護、勞動報酬、福利待遇及三方的違約責任做了 詳細的約定:曾某到A公司工作的服務期不少于3年,雙方的權利、義務以曾某報到后簽訂的勞動合同為準。備注約定,A公司為曾某辦妥了人事等相關手續,代曾 某交了人事代理服務費和流動服務費合計3 500元。約定曾某的服務期限不少于3年,試用期月薪2 000元,試用期3個月,如曾某違約未完成規定的服務期限,A公司向曾某收取違約金。后曾某與A公司簽訂了為期3年的勞動合同,試用期為3-6個月。在履行合同期間,曾某由于個人原因提前解除勞動合同,可以按要求提前書面通知公司,并在完成工作交接時離開公司,如違約應向A公司償還為他墊付的人事代理服務 費和流動服務費用,并收取曾某的違約金,每相差1年按5000元計,不滿1年者按1年計算。
  畢業第二天,曾某正式人職,3個月后轉正。此后沒有多久,曾某口頭提出解除勞動合同,A公司未馬上做出答復。15日后,曾某離開A公司。A公司認為曾某辭職已構成違約,應賠償A公司至少3年的服務期限違約金15000元,還應賠償公司為他墊付的人事代理服務費和流動服務費3500元。但曾某以已向企業提出解除勞動合同為由拒不回公司。

經勞動仲裁委員會審理,認為曾某違反合同約定,應向用人單位支付墊付的人事代理服務費和流動服務費3500元,并承擔違約賠償責任。
  鏡頭四:
  小米于2004年6月被一家設計公司高薪聘用,雙方簽訂了為期5年的勞動合同,合同約定期限至2009年6月30日。2004年1月,公司決定派小米 去法國接受4個月的專業培訓,并為此支付了10萬元的培訓費用。出國培.wI前,雙方簽訂了服務期協議書,約定小米培訓結束后要為公司服務5年,若違反約 定辭職,則要返還培訓費用,并且支付違約金10萬元。小米未對協議書提出異議,雙方均在協議書上簽了字。自此以后,協議書得到實際履行。2009年4月, 小米禁不住另一家公司的優厚條件,決定跳槽。2009年5月,小米通知公司,6月30日合同期滿后,將終止與公司的勞動合同。7月1日起,小米就再也沒有到公司上班。公司多次通知小米繼續履行合同,回來上班但均被小米拒絕。

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受理后,經調解,小米最終向公司支付5萬元違約金,并返還培訓費用。

鏡頭五:
  2006年初,李某的公司打算研發一款新的游戲軟件。其中,高某負責軟件的基礎設計部分。但在這1年中,高某因為待遇問題多次和李某發生爭執,高某認 為自己負責的設計是整個軟件設計的關鍵部分,于是要求老總李某提高自己的提成。由于軟件尚未設計成功,對高某的要求,李某和公司其他領導都沒有同意。 2006年底,高某突然從公司里消失了,公司行政部門與高某聯系后得知,高某已經不打算在公司里工作了,經研究,公司同意了高某的辭職。誰也沒有想到,1 個月以后,李某的競爭對手王某公司突然公布了一個游戲軟件,雖然與李某公司里正在研發的軟件不是完全一樣,但是基礎設計理念幾乎一模一樣。李某隨后得知, 高某進人王某的公司就職,并把自己在李某公司設計的基礎部分帶到了王某的公司,并支持王某設計出了新的軟件。
由于王某的公司在李某之前設計出了軟件,李某的公司幾乎遭到毀滅性打擊,為這個設計投人的資金全部打了水漂.因為高某當初與李某的公司簽訂了《勞動合同》和《保守商業秘密協議書》,雙方約定高某有義務為公司保守商業秘密。隨后李某的公司以“侵犯商業秘密,致使公司巨大經濟損失”為由,將“跳槽”者高某 及其接納者告上了法院。高某認為,他已與李某解除了勞動合同,因此不需要承擔責任。最后,法院支持了李某的訴訟請求。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頁
在線客服
徐冬生律師徐冬生律師曹麗娟律師曹麗娟律師丁宜江律師丁宜江律師桂明明律師桂明明律師鳳元龍律師鳳元龍律師吳亞君吳亞君
在線客服:
0553-3851103

請掃描二維碼
打開手機站

[向上]
阿努比斯返水